文/艾利斯

 Netflix 挥军国际的策略,从启程的那刻就开始不断地被放大解释,而为何 Netflix 大笔的投入韩国影视内容,「韩流」又扮演着什幺样的角色呢?过去 1 年多在征战亚洲市场的过程中,面临无法与在美洲一样能顺利地开拓版图,但着实也为各地的影音串流媒体带来了压力,并且促使转型。

解开 Netflix 「韩流」吸金术:串流影音媒体真能「翻转Netflix 的创办人兼总裁 Reed Hastings。

根据今年 1 月初 Netflix 官方所提供的业务资料,目前全球的订阅户已经超过 9300 万人次;在自製剧集获国际奖项的肯定、以及观众高度评价的同时,继续加速于製作原创节目。

从 2016 年的 600 小时到 2017 年加码超过 1000 小时,并且在製作预算也从 50 亿美元增援到 60 亿美元,比起环球影业硬生多了 20 亿美金。追求国际市场的同时,牺牲利润让製作规模和品质为平台背书,也加速甩开竞争者。

解开 Netflix 「韩流」吸金术:串流影音媒体真能「翻转《深夜食堂》转战 Netflix 製播。

Netflix 对于国际市场的经营,一直都在寻找适当的突破口,像是从去年积极地推出《爱情起床号》《花火》和《深夜食堂》等日剧都大获好评。同样地,由于韩流的影响範围几乎涵盖了整个亚洲,Netflix 从去年进军韩国之后就开始布局,比起日剧的拍摄挹注了更多的资金。

虽然在扩展韩国市场的过程当中,因为当地所着重内容在地化 、 并且已有相互配合的平台播放,导致内容增量上遇到瓶颈;但这也不减兴致,因为在立足于韩国市场的同时,也锁定它碍于各种因素而无法进入的中国市场,即使禁韩令持续发酵,也难以阻止韩流以文化渗透在各地。

解开 Netflix 「韩流」吸金术:串流影音媒体真能「翻转蒂妲史云顿继《末日列车》以后,再度跟奉俊昊合作。

为此,Netflix 所踏出的第一步就是投资 5000 万美金于韩国导演奉俊昊所执导《玉子》,由蒂妲史云顿、杰克葛伦霍、莉莉柯林斯与保罗迪诺联合主演,将在今年 6 月在平台上播出,目前也仅有确定韩国是唯一会登上大银幕的国家。

去年 12 月 Netflix 也和有线电视台 channel A 签属专属合约,将製播过的作品放在 Netflix 供超过 190 个国家的会员平台上,同时也大量上架许多韩国电影。但要说突破的一步,就是购买同样是去年底 KBS 由李光洙、庭沼珉和金美京等人所主演的网路剧《心里的声音》,它的播放管道除了电视台之外,就是韩国国内最常被使用的影音平台 Naver Cast 播出,而今年 2 月开始透过 Netflix 向海外输出。

解开 Netflix 「韩流」吸金术:串流影音媒体真能「翻转网路剧《心里的声音》由 Netflix 抢下多国发行权。

在积极地跟韩国国内商谈版权同时,Netflix 更是希望藉由优秀的製作方融入当地且打造口碑。最先打头阵的找来《 Signal 》的製作人操刀,翻拍人气 Webtoon《 Love Alarm 》。对于韩剧製作来说,国外资金挹注拍摄不是头一遭,像是在去年韩剧《步步惊心:丽》由环球影业投资拍摄、由宋康昊和孔刘主演的电影《密探》,更是华纳兄弟首度投资于南韩的影视作品。这也再次证明,海外资金不断地涌入韩国影视产业,肯定韩流所带来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 Netflix 也和撰写《 Signal 》的编剧金恩熙,以及电影《隧道》的导演金成勋,合作打造悬疑古装剧《 Kingdom 》,这部作品也是金恩熙编剧早从 2011 年就开始筹备的作品,《 Love Alarm 》《 Kingdom 》两部作品预定在 2018 年播出,正在紧锣密鼓製作中。

解开 Netflix 「韩流」吸金术:串流影音媒体真能「翻转 Netflix 与《Signal》金恩熙编剧将联手推出古装剧《Kingdom》(图为《Signal》)

为了拓展版图与耕耘在地化,与各国当地电视台以及影视单位合作,已是现今 OTT 影音平台经营趋势。反观传统国际电视品牌 FOX 也要以香港电影演员为主地拍摄多部剧集;HBO Asia 和公视合作重新改编原在学生剧展的作品为《通灵少女》,更是该单位第一部使用拍摄地语言并且与合製单位共同首播的作品。Netflix 也不遑多让地在台湾与凯擘影艺合作,像是汪东城主演的真人版《樱桃小丸子》、蔡康永执导以及小 S 主演的《吃吃的爱》等都是双方共同产製的作品。

面对中国高墙的阻挡,让 Netflix 不得其门而入的同时,却也因为它的国际化而开了另外一扇窗,像是由韩国 FNC 娱乐子公司自製的《 My Only Love Song 》,原本要在中国腾讯视频上档,因为禁韩令而变得遥遥无期,最后选择解约投向 Netflix,迈向更广大的市场。

在破坏市场结构的同时,除了打破电视、电影的製作规格框架,更逐步地藉由不断强化自製影视品质,提升观众对于质感的要求。加上逐渐把观众的视线从电视移转到网路装置,也对于观众的定位能够有更进一步的定义并提供相对应的服务,这是 Netflix 运用大数据分析所得的最适解,也是解套台湾影视疲弱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