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在台湾社会中看到June Fisher女士,你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同情起她。满头白髮,还要拿着助行器卖力地往前行,你可能会觉得她应该要坐在轮椅上被外劳推着走,即便拿着助行器,她的行动依然迟缓,甚至会让你觉得不耐烦,心想她走得这幺慢,把你的去路都挡住了,等会约会要迟到了。也或是你有颗善心,想帮她做点事情,开个门、拿个东西、扶她过马路…...甚至还会为这份小小善心感到骄傲,觉得今天日行一善了。

但你不会想到,对June来说,她最想要的,不是帮她拿东西、帮她开门、或扶她过马路,而是坐下来,和她有段关于辅具设计、关于医疗发展、关于科技如何运用在高龄领域和关于人生的种种有意义的对话(intellectual conversation)。

「硅谷银髮创新之旅」参访心得(上):关于老年,你该知道的十个Photo Credit: 何采铮
Dr. June Fisher,以及她在史丹福设计竞赛上试用参赛作品。
IDEO设计顾问 June Fisher提醒社会对高龄者仍存有许多刻板印象

2017年3月底持续一週的硅谷银髮创新之旅,我们参访了各式各样的高龄服务单位如安乐居、阿兹海默活动中心,或是医疗专业机构如史丹福医院,或是新创组织和公司如Aging 2.0、史丹福长寿中心和设计竞赛。和许许多多的人会面,来自不同背景的团员从共学、共游和共创中激荡出火花,伴随每个人不同背景有不同的体悟和领略。其中June Fisher无疑是令人印象相当深刻的一位,不仅仅是她本身是位长者,更重要的是她的敢言,用温柔却坚定的态度与话语,努力改变着社会对高龄者的刻板印象,谈论高龄歧视应该如何受到正视。

June Fisher退休前是一个医生,多年来一直担任全球银髮创新创业重要组织与平台Aging2.0的业师和顾问,最近并成了他们的Chief Elder Officer(首席高龄长,也简称CEO),她不是只有挂名顾问而已,在Aging2.0即将举行的年会Optimize中,她扮演关键角色,和团队共同讨论各项议题和论坛整体的设计、邀请对象等。

自己当白老鼠,与青年学子共同开发产品City Cart,解决长者需求

她也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多所知名大学,如柏克莱加大、史丹福、旧金山设计学院等校开课,讲授高龄设计的相关课程,陪年轻设计师更精準地理解年长者的需求。她甚至拿自己当白老鼠,以个人最切身的需求来当同学设计的课题,她指导的团队还因此拿到2016年史丹福银髮设计竞赛行动组第一名(产品名称:City Cart) 。

她并和世界知名的设计公司IDEO合作,担任高龄设计顾问,期待用自己多年的工作和生活经验来协助年轻设计师做出更有用、更适合、更无龄且更通用的设计。

「硅谷银髮创新之旅」参访心得(上):关于老年,你该知道的十个Photo Credit: 银享全球
June Fisher(左二)和参访团分享的画面。

银享全球举办的2017年硅谷银髮创新参访团,连续两年参访举世知名的创新设计公司IDEO,IDEO也连续两年为我们邀来他们引以为傲的高龄设计师与团员进行深度对话。第一年的嘉宾是在美国媒体界造成炫风的92岁设计师Barbara Beskind,今年则是硅谷银髮圈名人Dr. June Fisher 。

June Fisher:我84岁的身体里住着18岁的灵魂

「虽然即将度过84岁生日,但我总觉得自己还只有18岁,对什幺都很好奇、很有兴趣;我自己住,很多事都自己来,也许我的问题是我应该学习如何多多请求别人的协助,」June笑着说她的开场白。

身为医师,June非常了解人的肉体因为年龄改变会开始产生许多限制,但她说她的精神、意志、想像力,却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越发成熟,丝毫没有倒退的感觉。

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David Galenson所主导的一个大型研究计划,有系统地整理综观20世纪许多知名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创作力和年龄之间的关係,研究发现:20世纪人类历史上许多知名艺术作品其实都出现在这些艺术家的晚年,60几、70几或甚至80几岁。

其实就算没有这个学术研究的佐证,我们随便都可以列举出数个例证:米开朗基罗从70岁到88岁过世前,是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总建筑师,夜以继日地创作、德国文学家歌德83岁辞世前写出「浮士德II」、英国名相邱吉尔是杰出政治家,也是知名文学家,在79岁之龄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现代抽象画代表大师毕卡索活到92岁, 晚年依然创作不辍、日本前卫女王草间弥生,现年88岁,也是作画写书,样样都来。

「A’s for Aging.」十个以A开头的字母提醒我们面对老年的重要态度

June Fisher为了这次会面,特别以Aging这个字的开头字母A为题,选了十个字来谈谈「变老对我的意义及重要性」。(A’s for Aging. Aging for me is…...)

「硅谷银髮创新之旅」参访心得(上):关于老年,你该知道的十个Photo Credit: 银享全球
    Autonomy(自主权):无论何时,总是独立自主并不断为破除高龄刻板印象而努力的June ,第一个选的字是「自主权」 ,真不令人意外,这的确是我们一般在与长者应对时,最不常注意到的一个态度;而且很多对其自主权的忽视、剥夺,甚至于侵佔,经常是以爱为名而行之。失智症人权专家Kate Swaffer说,她永远忘不了:在她49岁确诊失智症时,她依然还听得懂、看得见、记得住,但她的医生直接跳过她,对着她的先生描述她的病情和状况的情景,「就当我不存在,是空气。」而在台湾的医院里,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因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要让他活着」的「爱的表现」,从来没有问过,这真的是当事人想要的吗?他们的自主权在哪里?Authenticity (原创性):每个人的生命轨迹和故事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原创性,这种个体的独特与珍贵性,很多人自己都不了解,而选择随波逐流,其实社会和长者本身都更该有意识去珍视并凸显这样的原创性。新创公司The History Project就让一般人可以用最简单、最自然的方式把各式各样的个人生命故事保留下来,纽约时报2015年选择投资该公司,正是因为他们认为:每个人一生中的片段的知识集结在一起,就是正在发生的当代历史。Activism (活动力):所谓的维持活动力,不仅仅是因为「活着就要动」,活动应该要有对当事人本身是重要而有意义的;所以我们要劝每个人,尤其是长者多多参与活动,除了用负面的激将法吓他们说:活动是为了延寿,其实更重要的是创造参与活动的重要性和理由,只有当他们自己觉得对自己重要时,才会有动力出来参加并持续参与。Aesthetics (美感):这点真的常常被忽略,看看多少设计给长者用的东西,都是功能性强过美感,好像这两者天生无法兼具似的。当天接待我们,并曾来台演讲的IDEO副合伙人葛芮琴(Gretchen Addi)就很受不了这一点,她曾说:「我是年长,可不代表我想要一个丑得要命的产品。」Acknowledgement (理解现实):这从June的口中说出来,可说是西方式的「认老」,也就是深切理解现实中自己的所在,「就像我知道,无论我有多觉得自己还是18岁,我毕竟已经不是18岁。」Acceptance (接受自己):这一点可以和前一点连起来看,先是理解,然后接受,才有机会和年老的自己达到一个圆融和解的地步,喜欢并肯定现在的自己。Assistance (寻求协助):这是June最不愿意但必须学习的部分,就是学会接受协助,或是要求协助,「所以设计怎幺样的机制让这样的协助和支持机制依然可以让长者保有尊严,非常重要。」Affordability (可负担性):对June来说,这不仅仅是指价钱上的可负担性,更重要的是这个可负担的概念应该是一种全民的、对所有人开放,是一种社会的公共责任而不是出于对长者的尊敬或是对少数者的同情。Aloneness :或可翻成「自在的孤独」,虽然中文把它翻成孤独,但aloneness和loneliness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孤独感:aloneness是一种对自己、对现世、对现实、对当下、对自我的肯定,相信自己不靠别人成就,自己就是全部,足够且完整,是一种圆满圆融;loneliness则是一种缺憾、消极、忧郁、需求未满、不完美的状态。June提出这点看法非常独到。的确,我们社会近年来越来越强调孤独对长者健康的危害,要怎幺样去关照这块,但却没有严格去定义这一块,其实孤独必不可怕,孤独的对立面也不是把时间填满就好,更重要的是如何建构「有意义的关係」,让长者也可享受aloneness。Adaptation (适应):Adaptation这个字来自于生物学物竞天择中的适应法则,一个顺应环境而优化自己以求生存的本能。June说,老了,其实要更有弹性,更能去适应周遭的变化,对改变,要学着坦然接受,然后支持,最后驾驭,那幺也就没有什幺改变是可怕的了。
「硅谷银髮创新之旅」参访心得(上):关于老年,你该知道的十个Photo Credit: 何采铮
June Fisher和亚洲区设计竞赛优胜团队之一音乐哑铃团队合影。

▶「硅谷银髮创新之旅」参访心得(下):老化不是人生的结束,而是追寻意义的开始